热烈祝贺蜜桃网服务器升级完毕,全固态硬盘,50G超大带宽,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

公告: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


当前位置
首页  »  三明治  »  自学转行成前端工程师,一位女程序猿的自白

摘要: 每天我下班时的心情和需求完成进度完全正相关。




我是一名前端工程师,通俗地说,就是一只程序猿。


但是当别人问起我的工作时,我总有一些不好意思,因为我毕业两年,半年前才开始自学前端开发相关知识,两个月前才找到正式工作,是一只不折不扣的技术菜鸟,觉得自己实在担不起“搞技术的”这一形容。


虽然大学专业也的确是IT相关专业,但求学期间划水四年,侥幸未挂科并顺利毕业,找的第一份工作是设备公司的销售类职位,想着多少也算专业相关愉快入职,却无论如何适应不了酒桌上的觥筹交错,工作得痛苦不堪。某天一冲动辞了职,然后因为下一步没有方向开始了漫长的失业生涯。

 

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为什么自己当时要选择前端开发这一方向了。不过前端入门确实简单,不需要一点编程知识你就能做出一个漂亮的静态页面,甚至还能做出动画效果,总而言之,非常容易让人有成就感。或许这就是原因吧。


学习了四个多月后,我开始找工作,然后发现岗位虽然不少,但都不是为我这样的菜鸟而设。


而实习岗位则多面向在校生。投出去的简历里有回复的只有一半,其中一半还是礼貌回绝,最终能去面试的不过十之一二而已。可是我的积蓄已经快要花光了呀,再受挫败也只得硬着头皮继续投了。


因为当时“海投”简历,直到现在我的邮箱里还偶尔会收到一封拒绝信。


第一次面试



第一个面试机会来自一家初创公司,面试之前我紧张到胃不舒服。面试官直截了当地问我一天能做几个页面。我愣住了,回答从未测试过,所以不好说,于是他现场让我做了一个简单的页面当作测试,然后对速度表示大概满意,随即示意我通过了面试。


我对这样的轻率感到大为吃惊,又了解到公司并没有其他前端人员,思量之下还是拒绝了这个机会。


但是很快我就感到后悔, 不住地担心自己或许再得不到其他的面试机会,这样的忧虑一直到下一个面试机会的到来才停止,然后转为紧张——胃又开始不舒服了。

 

还有一家公司,面试官居然是一位大我很多届的学长。学长表示看在校友的份上,愿意给我一个机会,不计较我中途转行因而技术实力不济。我当然很感激,但是技术岗位的招聘居然几乎没有技术考核,我总归觉得心存疑虑。而后手机又不慎遗失,最后终究和学长失了联系。


在面试我现在所在的这家公司的时候,总监面试我的时候问:“为什么之前一直自学,现在却决定出来找工作?”


我回答:“因为没钱了要过不下去了。”

 

后来公司老板面试我的时候,问我:“有没有自己学习能力不错的实际证明?”


我想半天回答刚刚总监说我学得还挺快的。


后来我把面试的过程讲给同学听的时候,他笑得前仰后合。不过好在这场面试的结局是好的——我顺利入职啦。


再没人指责我不合群



刚入职的时候我的表现非常笨拙,我甚至不会使用我的工作工具——公司给我配备的苹果电脑。


此前我从未接触过苹果的操作系统,而面对那块分给我的大屏幕,我也不知该拿它如何是好。入职第一天,我窘迫地坐在桌前对那块大屏幕视而不见,对着小屏幕假装忙忙碌碌。


对于项目我也无从下手。前一天公司同事帮我搭好了环境,第二天我甚至找不到项目在哪里,更不用说启动它们了。直到下午快下班前,才有同事注意到我,并给我简单示范了该如何使用这台大屏幕去提高工作效率。现在的我早已逐渐熟悉了相关工具的使用。


有时候,我在日常工作的时候环视一下周围,会突然傻笑,觉得不可思议。


之前只在影视作品中看到过这样的场景——电脑高手们面前立着大小不一的多块屏幕,十指在键盘上敲击如飞,解决着一个又一个难题(或者制造着一个又一个难题)。得他们酷极了!而现在我居然也像模像样地坐在这里,虽然面前只有一块屏幕,而我只是一个菜鸟。


但我的确转行成功了,我所在的部门是技术部,我的合同上岗位那一栏写的是初级软件工程师,我,现在是一个程序员了。这会成为我的终身职业吗?


上一份工作期间,我总是无所事事地在自己的工位上坐上一天,当我耐不住去询问前辈我该做些什么时,得到的回复总是“你要学会自己找事做”。但我脑子里想的却是:“找事情做之前,我总得先入门啊!”。而当我决定要从了解公司产品开始在那边看各种资料时,却又总被指责不会社交,没有去跟同事搞好关系。


最让我头疼的是公司的内部聚餐,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内部聚餐也要不停劝酒,不管别人想不想喝。我觉得上一份工作几乎让我患上社交恐惧。

 

而我现在这份工作好多了。工作需求在每期开始前一条一条清楚列出,我需要做的就是把它们一一完成。工作时我不需要和任何人社交,只需要敲击我的键盘就好了;休息时爱玩游戏的同事各自去开五黑,我呢,刷刷手机睡个觉,没有人会指责我“不合群”、“慢热”。


在前一个公司时,每当想到自己以后终其一生都要从事那样一份工作,我都觉得沮丧极了。而此时,我心中虽然不是百分百的确信,但是那涌动着的情绪毫无疑问是兴奋与期待!


与“500 错误”死磕的一天



每天我下班时的心情和需求完成进度完全正相关。

 

碰上测试环境莫名其妙挂掉,只能等后端同学修复完自己才能继续做的时候,心情就会变得乱糟糟的,好像一天什么都没做成。


还有一次,我花了一整天和 “ 500 错误”死磕。

 

500 是 HTTP 状态码。当你输入某个链接试图打开某个网页却出错时,有时能在网页上看到错误信息提示——一个数字后面接着简短的语言提示。也许在大陆最让人觉得不陌生的就是 404 错误了,那代表着链接指向的网页不存在。而 500 错误是服务器端错误,遇见这种错误你一般应该联系网站开发者,想要解决问题,作为用户的你在客户端能做的恐怕没有太多。


然而不幸的是我目前正是一名网站开发者,更不幸的是这些错误码让我头晕,恐怕我对它们并没有很好的理解。

 

幸运的是我有很 nice 的同事,我的每次呼救都能得到及时的回应,不管我觉得多么诡异的情况,最终他都能找到 bug 所在,并且详细告诉我错误发生的原因和解决方法。可是我总觉得惭愧。


工作后才发现,除了开发新功能,解决 bug  更是程序猿的日常。我想这方面的能力我还有很大的不足。尤其上次组会我还说要努力提高自己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尽量少问同事避免影响他们的开发进度。


然而这一次遭遇“ 500错误”的问题几乎全是别人帮我解决的,感觉自己在狠狠地自打脸。第二天就是期终了,通常这个时候我的心情会根据本期需求的完成情况而在轻松与压力山大间切换。


虽然我估计这期的任务能够完成,心情却不够愉快,只好暗暗对自己说:“还是要加油啊!”


Q 老师

 


记得 HR 通知我入职时间的时候我问到具体上班时间,她沉吟了一下,然后说公司规定的上班时间是朝九晚六,不过技术部的人一般会晚一点到,让我九点半到公司就好。


入职当天,我抱着新人早点到容易给大家留个好印象的想法,早早出发了,但是在兜兜转转找门的时候,浪费了一些时间。当我找到门,走进技术部的时候,整个房间只有 Q 老师一个人。我抬腕看表,九点半,咦,其他人都不来上班吗?

 

Q 老师中等个子,中等体量,T 恤、大裤衩、人字拖——怎么舒服怎么来的打扮,头发稍稍有些长,未经打理,随意地堆在头上。眼睛细长,眼角上飞,看人的时候总给人一种“斜睨”着你的感觉,就是这双眼睛,让长相并不凶恶的他看上去有点“奸猾”。也是因为这样,初次见面时,我心里总有些忐忑。

 

可是他是技术部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来上班了的呀,所以,其实 Q 老师是个反差萌——外表蔫坏,实则严守规矩性情忠厚吗?

 

然后才知道原来“非也非也”, Q 老师的另一外号乃是“Q司机”。


刚入职那会儿,面对陌生环境我的应激模式自动启动,举止小心、言语谨慎,“不肯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唯恐叫人耻笑了去”。Q 老师的举止则完全在我的反面,开会时,大咧咧把椅子一把拉过坐下还要舒服地架起双脚的是他;说到无聊处,漫不经心地打个大哈欠甚至发出声音的是他;日常插科打诨更少不了他。


记得某期需求中期评议的时候他还信誓旦旦“做不完就离职”,到快结束时,发现时间比预估更为紧张,于是从他嘴边隔三差五就听到“离职了离职了,删库跑路了”的话。每次大家听到,都哈哈大笑,氛围瞬间轻松了起来。然而说归说,Q老师的工程能力还是很强,每期一个大需求几乎没有拖延,厉害着呢!

 

因为技术部位置不够了,最初是打算将我的位置安排到运营那边,大家都没所谓之下是他出言建议让我留在这边,以便能尽快融入团队。这个建议的确让我更快地熟悉了大家,入职第一周我已经能叫出技术部全部人员的名字了,而坐在运营那边的测试妹子虽然比我早来一个月,却几乎比我晚一个月才能认全大家。


团建时我们表现拘谨,他难得像一个真正的前辈一样:“放轻松啦,团建就是要让大家彼此熟悉的嘛。什么东西都是从不会到会的呀!”看到我们放松下来,他又狡黠一笑:“人和人之间也是从不认识然后成为同事然后成为朋友然后······”不知他有没有看到那时的我在一旁默默翻了个白眼。

 

总之,粗豪是他,心细也是他,至于每天上班最早的是不是他呢?


第一天报到后,我从善如流地推后了上班时间,每天9点55“准时”到办公室,所以我再也没机会确认Q老师是不是每天都是最早来上班的那一个人了。



我的社交反应是应激程式化的



因为我们公司的地址就在地铁口附近,于是不少小伙伴都住在同一条地铁线上,而我正好住在地铁的终点。

 

但是对一个(伪)社恐患者而言,在公司之外的地方遇见同事完全是一场灾难吧。我的社交反应好像完全是应激性的程式化的——

 

if (meet) {

    smile();

    say(hello!);

} else if(leave) {

    smile();

    say(goodbye!);

} else {

    ...

}

 

除了遇见和离开的其他场景,由于情况的复杂性难以预先制定回应策略只能是一片省略号。于是在实际场景中就是,和同事相遇,相互之间愉快打招呼,say hello,然后沉默······尴尬地沉默······继续沉默······

 

为什么不假装玩手机呢?好主意!但由于手机信号不好,我在地铁上一般不玩手机,偶尔听听歌,或者干脆放空自己。


但我开始放空的时候,沉默其实并不困扰我。每每我在沉默中感觉尴尬时,就会转念一想,我之所以转行成为一名程序员不就是不用强行社交吗?这么想以后,放空就变得心安理得多了。但可能因为我没掏出手机,对方往往也不太好意思掏手机,于是只能开口打破沉默,强行尬聊。其实尬聊的时候我的内心对对方总是有一种歉意。

 

有一次等地铁玩手机的时候听到有人打招呼,条件反射地堆起热情洋溢的笑容抬头回应。呀,是我的上司 V 。大概我的笑容太过“灿烂”,V 有点受到惊吓,愣了一下。回应之后,两人之间的空气惯常陷入沉默。


但因为是上司,我没法心安理得地放空。这时候地铁来了,V 离开我们等候的车门,往另一个车门处走了两步。我看了一眼身前的车厢,人满为患,只得也跟着 V 走了两步。然而另一个车厢的情形并没有好多少。


我看一眼 V,内心斗争激烈:要一起挤这么挤的地铁吗?尴尬程度爆表啊。想等下一趟车,可万一 V 也想等怎么办?哎呀,眼看地铁就要开走了,来不及多考虑,我拔腿就跑,超过了 V 上了另一节车厢。抬头,车门缓缓关闭。 V 呢?上车了吗?不管了,反正不用在沉默中尴尬了。


我的内心升起一丝庆幸。

 

看来即使在新公司里,我依旧还是“A·没可能跟领导搞好关系·同学”本人。



■ 节选自作者的每日书,本文编辑万千







想和他们一样写自己的生活故事吗?


每日书开始吧!

10/1即将开始一次新的写作之旅



报名下一期每日书请长按并识别二维码






点击图片,即可查看相关内容详情


/ 是孤独让你写作,还是写作让你孤独/ 

十月每日书开始报名

本期奖品全面更新:著名战地记者周轶君签名版《走出中东》

三明治写作主题胶带和三明治有猫病本子

另外,本月特设每日书疗愈小组,让写作治愈你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 点击进入《三明治:我们与我们的城市》亚马逊页面

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点击→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主流视频网站,不提供在线正版播放。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蜜桃网